謀鄉村振興是脱貧後新時代大國之基固本大計

2020-12-11 11:19 來源: 作者:南宮

  務農重本,國之大綱。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團結帶領全黨全國各族人民,把脱貧攻堅擺在治國理政突出位置,充分發揮黨的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政治優勢,採取了許多具有原創性、獨特性的重大舉措,組織實施了人類歷史上規模最大、力度最強的脱貧攻堅戰。歷史會永遠銘記兩個時間節點。2020年11月24日,隨着貴州宣佈剩餘9個貧困縣退出貧困縣序列,全國832個貧困縣全部脱貧摘帽。2020年12月3日,習近平總書記正式宣佈:經過8年持續奮鬥,新時代脱貧攻堅目標任務如期完成,近1億貧困人口實現脱貧,取得了令全世界刮目相看的重大勝利。

  2015年11月,中共中央、國務院立足改革開放以來實現7億農村貧困人口脱貧的偉大成就,以及十八大以來將扶貧開發工作納入“四個全面”戰略佈局,並作為實現第一個百年奮鬥目標的重點工作這一重大部署和安排,作出《關於打贏脱貧攻堅戰的決定》,提出大力實施精準扶貧政策;2018年6月,又立足十九大以來對精準脱貧作為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三大攻堅戰之一的戰略定位表述,結合五年脱貧攻堅成果,進一步出台了《打贏脱貧攻堅戰三年行動的指導意見》,並提出了通過發展生產脱貧一批,易地搬遷脱貧一批,生態補償脱貧一批,發展教育脱貧一批,社會保障兜底一批等因地制宜綜合施策措施,完成確保現行保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脱貧,消除絕對貧困等多項指標。脱貧攻堅的每一步都紮紮實實地踩在了點上。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農村經歷了千年未有之大變局。比如得益於政治體制優勢、制度優勢,國家與農民之間的關係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2006年1月1日起全面取消農業税標誌着在我國沿襲2600年的這項傳統税收的終結;比如以土地為核心的生產力和生產資源進行了重新配置,原先賴以生存的社會結構被人為的重塑和改造,之前相對封閉的農村社會隨着改革開放的深入推進,逐漸被分化,呈現出更加開放、更加流動的動態變化,許多農村的邊界隨着城鎮化進程在逐漸被打破,一些具有地緣優勢的農村在城市擴張的過程中已然消失,或是在區域規劃調整後變成了新興城市;比如農民的活法變得更加多元,譬如通過外出務工經商等方式或舉家遷入城市,成為紮根城市的新居民,或結束以代際分工為基礎的半工半耕狀態,回到家鄉擴大農業經營規模或捕獲更多農村獲利機會。自十八大以來將脱貧攻堅放到新的歷史高度到現在全面實現“兩不愁三保障”,困擾中華民族幾千年的絕對貧困問題得到歷史性解決,在人類減貧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十九大以來全民擁抱鄉村振興的“時代紅利”,也讓更多農民願意在鄉村振興的大潮中爭當弄潮兒,將自己的故土家園搞得風生水起,這些無疑都加速了“三農”建設領域的深度變化。儘管如此,我們仍然應該清醒地認識到,“三農”建設領域諸多新變化新局面新趨勢,尚未徹底扭轉“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現實,特別是接下來鞏固拓展脱貧攻堅成果依然任重道遠。

  實現“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也是黨的重要使命。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夢,決不會落下一個貧困地區、一個貧困羣眾,這是立黨的初心使然,更是向全世界宣告的莊嚴承諾。我國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在農村最為突出,我國仍處於並將長期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特徵很大程度上表現在農村。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最艱鉅最繁重的任務在農村,最廣泛最深厚的基礎在農村,最大的潛力和後勁也在農村。振興鄉村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在發揮農村作為中國現代化進程的穩定器、蓄水池、推進器的重要作用,而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重大現實意義和深遠歷史意義就在於,它是解決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必然要求。從這個維度看,脱貧不是終點而是新的起點。消除貧困、改善民生,終極目標是實現共同富裕,脱貧,只是萬里長征第一步。而新的起點,就是深度實施鄉村振興戰略。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審議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0三五年遠景目標建議》中,從宏觀上規劃了今後“優先發展農業農村,全面推進鄉村振興”的建設路徑,提出強化以工補農、以城帶鄉,着力從提高農村質量效益和競爭力,實施鄉村建設行動,深化農村改革,實現鞏固拓展脱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四個方面入手,推動形成工農互促、城鄉互補、協調發展、共同繁榮的新型工農城鄉關係,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結合2018年出台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和《國家鄉村振興戰略規劃(2018-2022年)》,從頂層設計角度,為十九大報告中確立的“要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按照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總要求,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加快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的戰略目標和“20字”總要求,勾勒出推動未來中國“三農”事業發展的“施工圖”。

  從微觀上,仔細分析每個地區的鄉村建設,又有着極大的差異。有專家對現行鄉村建設類型進行了分類。主要包括為農民在農村生產生活保底的鄉村建設、由地方政府打造的新農村建設示範點、滿足城市中產階級“鄉村烏托邦”情節的鄉村建設和借城市中產階段“鄉村夢”來賺錢的鄉村建設。像長三角和珠三角這樣的鄉村建設“優等生”,可以背靠大中城市郊區、風景名勝這樣的區位和環境優勢快速實現“三產融合”以達到鄉村振興的目的,再有一些地方通過政府花錢買服務,由專業機構和人士來協助地方政府,通過策劃、設計把鄉村包裝成“城裏人”希望的樣子,實現從無到有,從有到精的定向服務,還有一些地方保留了原生態的自然人文資源,主打沉浸式的休閒養生體驗,依靠情結謀發展,而更多的鄉村建設則是在保底的基礎上不斷深挖“造血”功能,他們中有些成功了,有些還在迷惘和探索中。而恰恰是這最後一種類型才是鄉村振興的難點所在。

  習近平總書記曾強調:鄉村振興戰略是黨的十九大提出的一項重大戰略,是關係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全局性、歷史性任務,是新時代“三農”工作總抓手。 因此,不管怎樣,脱貧攻堅完成到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到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走城鄉融合發展的興農之路不會變,走綠色發展文化善治之路不會變,鄉村振興的基本盤不會變,“三農”工作的總格局不會變,新時代大國之基滾滾向前發展的趨勢也不會變。

相關閲讀